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栏目分类

热点资讯

人才招聘

你的位置:神彩争霸 > 人才招聘 > 角色扮演、设置关卡,深圳天骄小学探索游戏化教学路径

角色扮演、设置关卡,深圳天骄小学探索游戏化教学路径

发布日期:2022-06-01 20:57    点击次数:179

根据语文教材中的内容进行角色扮演、在玩乐高的过程中领会数学中的概念与模型、在道法课上模拟妈妈怀孕的过程……为了让课堂“活”起来,从2015年开始,深圳市宝安区天骄小学(以下简称“天骄小学”)探索游戏化教学的路径,将游戏的形式、元素引入课堂中。 什么是游戏化教学?在天骄小学教学处主任蔡小鹂看来,学校所探索的游戏化教学模式,是在契合教育目标的基础上,将游戏或者游戏的机制、元素运用到教学活动当中,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。 天骄小学语文兼道德与法治教师郭宏瑜认为,游戏化教学不能只是照搬游戏的形式,而应该在教学中通过游戏化的方式把握课程的重难点。“不能为了游戏而去做游戏化教学,游戏化最后还是要服务于学生的学习,然后让学生自主学习、高效学习。”郭宏瑜说。 学生在语文课堂上通过游戏化的方式识字。  学校供图在多学科中探索游戏化教学 一个生鸡蛋、一个背包、几本书……在《我们的生命来之不易》这堂道法课上,郭宏瑜希望让学生们通过一些简单的物品,以沉浸式小游戏的方式模拟、体验妈妈怀孕的感觉。 在和学生们介绍孩子出生的过程后,她让学生们背上空书包,并将一个生鸡蛋放进书包内,模拟胎儿在子宫内的场景。之后随着“怀孕”时间的增加,她指导学生们在书包里放进越来越多的书籍,做一些趴下休息、系鞋带、拎重物、环场走动等动作,并叮嘱学生不要压坏包里的生鸡蛋。 经过“怀胎十月”的模拟后,学生们在过程中有了小心翼翼守护生鸡蛋的亲身体验,她也由此引出了生命是脆弱的,也是宝贵的这一课程重点。 天骄小学游戏化教学的探索,并未止步于道法课堂。在语文、数学等课堂上,天骄小学尝试在多个学科中摸索出适用于该学科的游戏化教学体系。 在2016年左右,学校的语文老师开始探索语文科目的游戏化教学,希望通过多学科、全课程融合的方式,并以游戏化情境作为载体,为学生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体验。《小蜗牛“慢”游记》这堂融合课是学校融合教学的典型课程案例,当时这节课以一年级语文教材中《小蜗牛》这篇课文为蓝本,通过语文、音乐、美术等课程的融合,进行全课程、情景化教学。 在这堂融合课上,老师创设了一个小蜗牛打通关、寻宝藏的场景,并在过程中设置了层层关卡,如识字关卡,学生需要识别出文字后才能通关。此外,老师还设置了一些模拟蜗牛爬动、演唱与蜗牛相关的歌曲等涉及体育、音乐的关卡,在课程中加入了多学科的学习内容。 据悉,学校早期的游戏化探索主要集中于融合课程方面,处于“大拼盘”阶段,并采用闯关类、情景铺设类的游戏,激发低年级学生在课堂中的学习积极性。而中期阶段,针对三到四年级的学生,学校更关注游戏与教学目标相契合,通过角色扮演等方式,让学生们在游戏过程中完成课程目标。 《蜘蛛开店》这一课是该阶段的经典课例。郭宏瑜回忆,当时这篇文章的教学目标是让学生复述故事,并通过想象进行故事的续编。为了达成这一课程目标,她在课上设置了一个蜘蛛失忆的场景,让学生通过复述故事的方式帮文章主人公找回记忆。此外,她在课堂上发放了一些动物头套,让学生模拟店铺顾客的神态、动作等,并在讲台上进行表演。 而针对高年级的学生,学校则以“问思辩”这一游戏化模式作为突破口,通过提出一个课程的主要问题,引导学生进行思考辩论。例如在《精卫填海》这一课,老师会提出“如果你是精卫,你会不会填海?”“有人说精卫填海是愚蠢的表现,有的人则认为精卫填海是坚持不懈的表现,你怎么看?”等问题,引导学生进行思考。 “‘问思辩’的方式其实是游戏化教学中更高阶的一个方法。它没有直接采用游戏化的表现方式,更多是一种思维上的游戏。它让学生从低年级的闯关式的游戏方式中稍微脱离出来,更着重于这个文本,让学生能够有更多的发散性多维思考。”郭宏瑜说道。 建立游戏化评价和管理机制 蔡小鹂介绍,天骄小学在游戏化的探索上涉及四大方面,包括游戏化课程建设、游戏化评价机制、游戏化管理机制以及游戏化环境建设。 在游戏化课程建设方面,其主要涉及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体育、美术、音乐、道法、劳动等课程的教学。她表示,学校在学科的教学中进行了整体设计,将一些合适的游戏如角色扮演、场景模拟等加入到教学的过程中,让教学的过程具备挑战性、竞争性等。基于此,学校各学科老师开发了游戏化教学资源包,涵盖各个学科中的游戏化教学的经典课例及可供引用的游戏设计。 其中,在数学学科方面,学校老师开发了侦探游戏课程,将一个数学问题融入破案情景。例如在六年级数学课中,老师设计了一节以“S星球逃离计划”为主题的复习课。这节课以帮助S星球居民逃离作为课程任务背景,学生在过程中运用估算、列表、画图、逆推等数学方法破解问题,最终完成逃离计划。在劳动课程上,学校推出了“妈妈课堂”“爸爸课堂”等相关课程,邀请学生家长走进学校,并根据各自的特长为学生们进行手工制作、茶艺文化鉴赏、多肉植物种植等课程的教授,引导学生们在趣味项目中掌握一些基本的生活知识。 学生在游戏化劳动课程中体验传统印染工艺。  学校供图此外,游戏化评价、管理机制也是天骄小学的一大亮点。学校为学生们定制了赞卡、好卡、优卡等积分卡。其中,赞卡中的“学智”“德尚”“能量”“才艺”对应学生“道德水平、健康指标、学业成绩、特长发展”四个维度的质量观。学生积攒到一定积分后,可以兑换定制化的奖励,如一天免作业券、主持一次班会等。 同时,学校要求老师不能仅将好卡、优卡发放给成绩好的学生,应该多关注每一个学生身上的亮点和优点,并给予鼓励。 学生在“德育游戏化银行”兑奖机前用积分兑换礼品。  学校供图在聚焦游戏化课程设计、制度设计外,学校也在游戏化建设的硬件层面下功夫。在游戏化环境建设方面,学校在校内设置了游戏化探究学习中心,并放置了无人机、机器人、AR眼镜、3D打印机等,为学生提供一个游戏化的多功能厅。此外,在教室的布置上,学校也将一些课本中的相关人物制作为贴纸、摆件等,帮助学生在教学的过程中更快地融入到游戏情境中。游戏化教学对教师素养提出更高要求 游戏化教学本身也面临诸多挑战。 蔡小鹂坦言,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要备好一堂游戏化教学的课程,需要花费老师大量的精力和时间。与传统课程不同,游戏化教学在完成知识教授的基础上,还应该考虑游戏设计、游戏插入等问题。 为了更好地应对这一挑战,目前天骄小学进行了游戏化学科建模的研究,尝试建立每个学科的游戏化教学模型,并将一些优秀的课程作为教学案例,以提高游戏化教学的实用性和推广性,为授课教师提供参考。 在实际的教学过程中,游戏化教学的模式也对教师素养提出了更高要求。蔡小鹂说,新课标发布后,课程教学呈现一个宏观化的特点,而具体到每一个课程中的活动开展,则又聚焦到微观层面,“游戏化教学要求我们的老师必须要有宏观、微观的双重建构的能力,要有课程整合和课程实施的能力,还要有实践活动的设计和指导的能力,以及深度学习的指导意识和能力,给老师提出了更高层次的要求。” 与此同时,她指出,游戏化教学对老师的跨学科意识也提出了更高要求。在授课的过程中,老师不仅应熟知自己专业的内容,同时还应具备相关学科的知识,才能更好地对课程进行整合。 郭宏瑜也有相同的感触。她举例称,为了让学生更好地推进“问思辩”这一课堂活动,在讲到《凉州词》《从军行》时,需要搜集大量的历史文献及地理资料,为学生介绍诗词涉及的地点、诗人的背景等,以便学生对文本内容有更深刻的理解。 此外,郭宏瑜认为,游戏化教学需要教师对教育心理学及本班学生的特点非常熟悉,才能在课程中设计出符合学生年龄阶段、特点的课程游戏。同时,教师在课程中需要对教材有深刻的理解,在设计游戏时需要精准把控到教材的重点。回归学校推广游戏化教学的初衷,蔡小鹂认为,游戏吸引了孩子们的兴趣,学校不应该回避这一问题,而应该考虑怎么把学生对游戏的兴趣转移到学习中,“我们认为游戏化教学中的这种教育游戏,能够激发孩子的内在动机,能够通过情境设置等培养孩子的创造性思维,并锻炼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协作能力。” 在她看来,游戏化教学应该是未来教学的一大趋势。 新京报记者 吴苹苹编辑 缪晨霞 校对 王心

Powered by 神彩争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